透明思考


Transparent Thoughts


虚拟货币经济体的技术问题和非技术问题

猛禽大叔也掺和到虚拟货币经济体的讨论里面。而且还——非常敏锐地——指出虚拟货币对现实经济体造成影响的可能性。

当用户向腾讯购买Q币的时候,相当于腾讯向用户贷款,以未来用户购买的虚拟物品为偿还物。因为从包括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整个经济环境里考虑,用户购买Q币后,用户的资产总额没有改变,只是一部分资金从实体世界进入虚拟世界,但是作为实体世界一员的腾讯资金得以增加,也就是说整个经济体中的“钱”出现增量。

不过“用户的资产总额没有改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用户能够把Q币——不论直接还是间接地——兑换成人民币。这用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能看明白:如果你花50块钱去做个马杀鸡,你不可能说你的资产总额没有改变,因为你没办法把自己买到的东西(按摩服务)再换回人民币。汽车行业有个笑话,说一辆汽车一生中最悲惨的一天就是它被卖出的那一天,因为它当天就要贬值20%。所以猛禽大叔的这个“贷款论”实际上暗含着一个非常英明的措施:保证Q币一定能以某种官方的或者民间的汇率兑换成人民币,而这就意味着虚拟货币与真实货币锚定。而且即便如此,从腾讯的角度来说,资金的增量同时也就意味着应付账款的增量,整个经济体中的“钱”还是不会因为这一兑换而增加。

而一旦锚定真实货币,虚拟货币的发行者就会面临更多的非技术问题——当然技术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滥发货币就会导致用户挤兑最终把这家公司给兑垮。然而非技术层面的问题在我看来恐怕更麻烦。首先,这就会让腾讯成为一家实际经营信贷业务的金融机构,那么它的监管会归到银监会还是别的监管机构呢?它的存款保证金率该怎么规定?它的审计怎么做?它的资产负债表会发生多大的变化?其次,一旦虚拟货币和真实货币锚定,就意味着网络安全不再是一个网络技术问题,它瞬间就变成了一个金融安全问题。所以从技术上来说,锚定真实货币固然是解决虚拟经济体通货膨胀的最佳办法;但之所以大多数网游(包括QQ)不做这件事,恐怕还是出于非技术因素的考虑。

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在前一篇文章里提到支付宝的原因:支付宝实际上就是一个地下钱庄,它毫无疑问是有信贷功能的,所有这些人放在支付宝帐户上的余额就是存款,也就是银行的负债。既然支付宝能得到政府的认可,至少说明有现实的途径来解决这些非技术问题,最起码阿里巴巴对自己的资产负债表和存款保证金率就得有个说法。这实际上是给别的虚拟货币经济体提供了一个开路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