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思考


Transparent Thoughts


从游戏看货币

云风在七月时写的“游戏中的货币”,今天我才看到。恶魔以前就经常说,网络游戏是研究经济学的一个绝佳场所,因为它纯粹并且快速。像云风这样有兴趣研究又有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在经济学领域有所建树的机会非常大。

第一个问题是:货币的产生并不完全是靠央行对商业银行的借贷。或者准确点说,这种借贷只是货币创造过程中的一个现象。实际的货币产生过程比这还要简单:利率就是流动性的摩擦力,央行通过调低利率就可以增加流动性从而实现货币的发行(即使央行本身并不增加任何额外的贷款);同样的道理,通过加息就可以实现货币的回收。现代金融体系是信用体系,通过控制流动性就可以调节货币供给。(这本《货币银行学》的第11章“银行信贷与货币创造”应该会包含所有的技术细节。)

第二个问题是:云风的解决方案始终都是技术性的,甚至还说“与人民币挂钩并没有和打怪、做任务领取奖金这些玩家自由投放有本质的不同”——从实现层面上来说确实如此,但从制度层面上来说就完全不同了。云风自己也意识到,虚拟货币与人民币挂钩会使虚拟货币投放量变少。那为什么会变少呢?没有信用锚定的货币很容易通货膨胀。七个人分一盆粥,你可以用精妙的技术来实现平均分配,但其实还有更容易的办法,不是吗?

即便云风坚持自己的技术派路线,第三个问题也同样严重。根据宁波的这个案例,虚拟财产也是财产,同样受法律保护。这事就很有意思了……如果虚拟货币不与人民币锚定,云风等人身上的责任可就更加沉重了:一旦发生通货膨胀,袁大头变成了金元券,游戏运营商就难辞侵犯玩家虚拟财产之罪——有宁波案例在先,那就不光是玩家起哄投诉的事了。用技术弥补制度缺陷,这事一向不好办,所以云风的工作是伟大而值得尊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