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思考


Transparent Thoughts


非彼无我,非我无所取

有个小朋友找我说:她要给同事们讲项目中用到的Responsive Design,但是她很苦恼不知道该讲什么。“我就是用了Bootstrap,没做什么特别的,这就是Responsive Design吗?”

这不是个罕见的例子。很多人,甚至是有多年工作经验、水平相当不错的人,要他分享一下项目里有趣的东西,他会困扰地挠挠头,然后粗略地讲上几句:我们的项目啊,用了AngularJS,用了Gradle,不过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啦,反正用什么东西都是写程序呗……最糟的情况下,他工作了几年以后,说不出学到了什么新东西,看不出水平有提高。但是你看看他做过的项目,各种新技术新方法都用到了,为什么他会视而不见?而另一些人从几乎无聊至极的项目中也能写出一篇有模有样的文章,这就让你更加无法忽视前一类人存在的问题了。是什么让我们对每天工作中有趣的、值得兴奋的事情看不见、说不出、感受不到?

庄子《齐物论》有这么一句话:非彼无我。当我们谈论一个东西,很容易就这个东西谈它本身。但事物的边界不是由它自身(即“我”)决定的,而是由“不是它”的那些东西(即“彼”)来决定的。比如讲AngularJS,至少有两个人给我讲过,都是一上来就讲Controller、Directive。等等,你得先讲它“不是什么”,先讲“没有它是怎样”,然后再来讲它“是什么”。同样的,我给这个小朋友的建议是:如果要理解ResponsiveDesign,你就得先理解什么是“不Responsive的Design”,你得先拿手机去访问几个比较土鳖的网站,看它怎么在手机上撑得超出屏幕无法操作,看有哪些东西会让你作为手机用户感到不爽,然后你再回过头来看一个做得好的网站是怎么处理这些让你不爽的点,你才会明白ResponsiveDesign到底是在讲什么。

另一种很常见的情况,同样是一些工作多年的人身上也会出现的:他说要学一门技术,然后就开始学了,读了一本书又一本书,试用了一个工具又一个工具,参加了一个讲座又一个讲座……过段时间,你觉得他应该已经学会了,于是你恰好有个项目需要用这门技术,想让他来担纲,这时他怯生生地跟你说:不好意思,我觉得我水平还不行……这时候你就好奇了,之前他学习的那些工夫到底都起了什么效果呢?

《齐物论》紧跟在后面的一句话是“非我无所取”。我把它理解为学习、认知的过程中,学习者与学习的客体之间的关系。学习者如果没有带着明确的目标和问题去学习,在学习的过程中不管看了多少东西,他是“无所取”的。所以,要学iOS开发,你就做一个应用在自己的iPhone上用起来;要学大数据,你就找一个题目把数据拿出来分析。不要在意这个题目太简单用不到多少高级的技术,不为解决问题而学的高级技术终归是用不上,学了跟没学一样。

从这个原理出发,我还推导出一个颇为有趣的实践:如果有人说他想学某某东西,我不会给他讲培训,因为听培训的时候他是没有主动问题的,他是“无所取”的;我会叫他自己准备一个培训,他来讲给别人听。事实证明,一个培训做下来,受益最大的总是讲培训的这个人,而不是听培训的任何人。所以大家在参加公司内部的各种分享培训的时候也要有所注意:其实你通过听培训基本上学不到什么东西,这个过程是讲课那个人自己进步的过程,跟你听课这个人其实没多大关系。

(本文作者熊节是ThoughtWorks的总监咨询师)